登录名称: 登录密码: 会员注册 忘记密码 帮助中心 论坛 空间
  首页 >>
陈锦川:浅议我国著作权法中的保护作品完整权

作者:     文章出处:      本网发布时间:2019-11-18 7:42:00


陈锦川:浅议我国著作权法中的保护作品完整权

原创:陈锦川中国版权服务1周前

本文首发于《中国版权》杂志2019年第5期。

陈锦川: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审委会委员、法官。曾任职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官、副庭长、庭长、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长期从事著作权审判工作,代表作有:专著《著作权审判:原理解读与实务指导》等。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与修改权类似,该权利是我国著作权法中争议较大、其内涵和外延尚未有定论的权项之一。
《伯尔尼公约》第6条之二规定,作者有权反对对其作品的任何有损其声誉的歪曲、割裂或其他更改,或其他损害行为。有意见据此推导出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控制的是歪曲、篡改并在客观上“有损作者声誉”的行为。为此有必要了解公约要求产生的背景。各国关于作品完整权的保护范围不完全一致,大体可分为两类,以法国、德国为代表的,使用“精神利益损害”标准;而以英国、美国为代表的,使用“荣誉或名声损害”标准。产生这种分歧是由于各国因不同经济文化历史的背景而产生的作者权利主义和版权主义两种不同的立法主义。1928年伯尔尼公约罗马会议提出了作者享有反对对其作品的任何有损其精神利益的修改的精神权利的内容,但英国代表团认为,英国法无法对“精神利益”进行确切的表达,而“荣誉”“名声”与依据普通法提起的损害名誉之诉和仿冒之诉所保护的人格利益更相似。最终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等普通法系国家的反对下,用“荣誉或名声”取代了“精神利益”这一用语。所以,公约此条规定是基于各国有不同标准、为了协调各国的意见而产生的,仅仅依公约即对本国完整权做出解释是错误的。
各国关于完整权的保护范围不尽一致。英国、美国等使用“荣誉或名声损害”标准,使该权利的范围大大缩小。德国著作权法第14条规定,作者有权禁止对作品进行歪曲或者其他会损害到作者在其作品上所享有的精神利益与人格利益的行为。在实务中,断章取义、添加颜色、对语言作品进行缩略等都被认定为是歪曲行为;其他损害包括对作品的更改,而更改不但包括那些负面的更改也包括正面的更改,“因为法律所保护的不单是作者本人的利益,还要让社会公众知道是谁为本部作品赋予了独创性。【1】”日本著作权法第20条第1款规定:作者享有保持其作品和作品标题完整性的权利,有权禁止违反其意思对其作品或作品标题进行的修改、删除或者其他改变。“他人违反作者意思对其作品或作品标题进行的修改、删除或者其他改变的行为,原则上都是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也就是说,从立法构造上看,日本在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判断上采取的是严格主观标准,其没有损害名誉声望要件的限制。【2】”因此,对完整权采何种保护水平和侵权判断标准,取决于各国法律传统及其规定,而非公约。相反,“正是由于(《伯尔尼公约》)此条规定是为了协调各国的意见,且此条规定的只是精神权利的最低保护水平,故成员国可以在其国内法律中对公约规定的损害作者声誉或名声的要求作出修改,或者完全删除。”【3】
理解我国著作权法中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必须基于著作权法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明确规定;同时至少应该考虑到以下因素。
我国著作权法在传统上侧重于作者权体系。在作者权体系下,作品被视为作者人格的体现或反映,是作者的思想、情绪、感情的一部分内容,因此,除了基于作品的财产利益外,还产生了与受到其他实体法保护的人格利益(如名誉)同样值得保护的利益,同时,人身权与财产权是不同的、相互独立的。这与普通法系形成鲜明的差异。当然,即使是在同一法系下,各国的具体规定也不是完全相同的。
在“歪曲、篡改”之外加上“损害作者声誉”的限制将对保护作品完整权产生极大的影响。在英国看来,“评价损害的标准都是与提起损害名誉之诉所采用的标准类似的客观标准”,【4】我国台湾地区“著作权法”中的“禁止不当修改权”亦有“损害名誉”之限制,我国台湾地区台北地方法院在一起刑事案件中认为:以歪曲、割裂篡改或其他方法改变他人著作之内容、形式或名目,仍须害及著作人之名誉。因此,问题在于,“损害作者声誉”是否等同于“损害名誉”、损害名誉与我国民法中的侵害名誉权是什么关系?是否等同?其次,关于如何证明“损害作者声誉”,“依据(《伯尔尼公约》)第6条之二规定的标准,除非作者能证明其荣誉或名声受到了损害,否则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就不成立”,【5】即作者应负举证责任。《加拿大版权法》将“使作者的名誉和声望受损”作为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的条件,但又规定:只要对绘画、雕刻和版画进行了歪曲、割裂或其他改动,“使作者的名誉和声望受损”的后果就被视为已经发生,从而构成侵犯保护作品完整权。【6】可见,加拿大采取的是推定。那么我们国家应该采取哪种证明方式呢?
附加“损害作者声誉”的条件势必极大缩小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范围,但我国现行著作权法规定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并没有“有损作者声誉”的限制,同时是否有“有损作者声誉”的限制,涉及权利大小、作者与使用者的重大利益,应以立法明确为宜。在著作权法尚未修改之前,不应对该权利随意加上“有损作者声誉”的限制。
围绕保护作品完整权有两个问题需要澄清。
保护作品完整权所禁止的只是对作品做歪曲、篡改,而非一切对作品的改动。歪曲,即改变事物的本来面目;篡改,指用作伪的手段改动原文或歪曲原意。故我国著作权法将保护作品完整权控制的行为限制在了一定范围内,而非一切对作品的改动行为。事实上,对作品进行歪曲、篡改,其结果在客观上必然会损害作者的声誉、尊严和精神。
获得改编权,包括改编成电影的权利后,改编者同样不得歪曲、篡改作品。有观点认为,只要作者同意改编其作品,被许可人就可以依自己意愿进行创作,不受任何限制。这是没有法律根据的。改编权所控制的是许可他人在保留原作品基本表达的基础上改变原作品创作出新作品的权利,因此,所谓的改编如果不保留原作品的基本表达或者“实质”,就可能变成一个与原作品无关的新作品,从而超出了被许可的改编权的范围。针对将作品改编摄制成电影的特殊性,《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10条特别规定:“著作权人许可他人将其作品摄制成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视为已同意对其作品进行必要的改动,但是这种改动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据此,改编者获得了改编权,即有权对原作品进行必要的改动,但这种改动依然不得歪曲、篡改原作品。因此,改编者的改动自由不是绝对的,而是有限度、有底线的,限度是“必要的改动”,底线是“不得歪曲、篡改”。事实上,实施条例的这条规定并非我国独有,在《伯尔尼公约》及不少国家的法律中都有所体现。


注释
【1】参见[德]M?雷炳德著,张恩民译:《著作权法》,法律出版社2005年1月第1版,第276、277页。
【2】参见李扬:《著作权法基本原理》,知识产权出版社2019年8月第1版,第165页。
【3】参见【澳】山姆?里基森、【美】简?金斯伯格著,郭寿康、刘波林、万勇、高凌瀚、余俊译:《国际版权与邻接权——伯尔尼公约及公约以外的新发展(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7月第1版,第532页。
【4】参见【澳】山姆?里基森、【美】简?金斯伯格著,郭寿康、刘波林、万勇、高凌瀚、余俊译:《国际版权与邻接权——伯尔尼公约及公约以外的新发展(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7月第1版,第529页。
【5】参见【澳】山姆?里基森、【美】简?金斯伯格著,郭寿康、刘波林、万勇、高凌瀚、余俊译:《国际版权与邻接权——伯尔尼公约及公约以外的新发展(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7月第1版,第532页。
【6】CopyrightAct(ofCanada),Section28.2(2).


    保护知识产权,转载请务经授权并刊出本网站名


广告服务|诚征英才|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意见反馈
©智慧财产网 版权所有 备案/许可证号:京ICP备11029095号 联系电话 86-10-58697823
Copyright © 2011 Caizhib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